树人是个好哥哥

Shure and Grip

【速度松】等待

★ooc注意
★oso未出场
★自我流严重
★他们属于彼此。

冷啊。
麻木从手指尖蔓延上来,他将手收进兜里,稍稍抵御着寒风。等待总是漫无止境,更何况是无望的等待了。他联系不上他,更不知道他会不会来…,或许他就要留在这儿了。周围的人零落了……现在一个年轻女孩和他一并等待着,她低头玩着手机,白皙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,上面有些让他感到面红耳赤的内容……他试着与她搭话。
……算了吧,被一个陌生男子搭讪……忽然爆发出一阵响亮的喷嚏,他被吓了一跳,转头看向那孩子,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他又回过头去。
过了一会,她开口。“小哥你等人啊。”
他疑惑地回头“对。”
“等谁?”
“我哥哥。”
“真好啊……”她哈了一口气,被围巾返回来的雾气蒙住了眼镜。
“我也不知道等不等的到……”
她反倒来了兴致“是怎么样的人呢?”
“是个笨蛋……人渣……”
“嘻嘻嘻”
他眯起那双上挑的眼睛,有什么东西涌上来。“偶尔……也会有可靠的地方……”
这时只有他们二人了。
她像是在等他接着说,于是他只好接着说下去,“小时候常常一起捣乱的,后来……”后来怎么样了呢?无非是慢慢地疏远了,争吵成为了日常的主旋律,他们在这吵嚷的日子里保留着微妙而藕断丝连的联系,联手维系着他们如履薄冰的生活。
见他长久地沉默,那孩子似乎在试图挽回一下尴尬的气氛,“可靠在哪里呢?”
于是他试图回忆一些过去,却只能回忆起他犯蠢的画面,从酱油到未中的马卷,从小钢珠到av女友。于是他只好挑了几件不太出格或工口的事件,润色一下讲给了她听。她嘻嘻嘻地笑了,两鬓的发一晃一摆,他稍稍脸红,偏过头去,感谢语文老师。
似乎是心情平静了“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。”
他因这句话慌乱了,嘴角越发下垂。他们关系很好么?他和那个小松哥哥?他细细想去,大抵如此吧,不能说正确,更谈不上错误。论排序和小松最近的是空松,最宠的弟弟是一松(他们全员都很宠十四松所以不算),长的最像的是椴松,十四松就更不用说了,而他甚至连哥哥可靠的地方都说不上来。这么一看似乎又不确定了。
他轻轻地低下头去,“你看,我连等不等的到他都不知道。”
“绝对会等到的!”那孩子突然大声说了。他被吓的抬起头来,用惊愕的表情看着她。“他可能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!”她带着自信的笑说了,他稍稍感到奇怪,但还是露出一个微笑“嗯。”
现在那孩子也要离开了,他们挥手告别。她会头对他喊了一句:“回忆总是闪闪发光!”然后扑进了短发女孩的怀里。现在只剩他一人了。他却不如方前人群尚在时般焦躁,他喃喃道:“回忆总是闪闪发光……”他想他明白了,他们之间没有过去,他们从未分开,又何必回忆?

★真是意味不明呢哈哈,大概是cr等oso的设定!妹子是轻子。联手的世界来源于喜欢的大大写过侦探是舞台剧的设定,入戏最深的是oso,在下回去看时发现全程控场的反而还有cr……你入戏丝毫不比长男浅哦。写完一看巨菜。入沼一年多第一次交,心慌★